公司新闻

全球抗生素滥用“流行” 国际市场销量稳步上升

 
 
 

尽管发达国家的医疗主管部门都在设法限制***类药品的滥用,但在过去的20年里,国际医药市场上***(含其他各类****如氟喹诺酮类等)的销量仍在继续稳步上升。故在第48届世界医学年会上,与会医学专家纷纷指出,在全球各地滥用***已经是一种司空见惯的现象。特别是一些开始富裕起来的第三世界国家,其***滥用程度与发达国家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马来西亚:进口品速增


  以东南亚的石油国——马来西亚为例,1993年,马来西亚进口***类药品比1982年增长了100%,达8500万林吉特(林吉特为马来西亚的法定货币),而2007年,马来西亚进口***类药品又比1993年增长了150%以上,其中半合成青霉素类药品占进口***总量的28%。据马来西亚卫生部公布的数据,***已占该国药品市场总销售额14%的份额。作为非人口大国的马来西亚,正是全球***市场繁荣兴旺的一个缩影。

  从***类药品的品种上看,世界卫生组织(WHO)早在十几年前就制订了一份供各国卫生部门参照执行的“常用基本**目录”,其中***类药品仅有20多只(全球总共约有250只***制剂)。但事实上,马来西亚医院常年使用的***及****品种多达200只,制剂多达上千种以上,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只有一个,马来西亚医生在使用***时能得到制药公司的医药代表给予的回扣。

  日本:头孢类用量惊人

  日本作为亚洲惟一一个发达国家,其***的销量同样十分可观。其中缘由是:日本医生在为病人开*****时,*多可拿到占药品零售价24%的回扣,而且众所周知,日本药品的价格是非常昂贵的。在如此优厚条件的刺激下,医生们很难经受得住回扣这颗“糖衣炮弹”的攻击。

  据保守估计,日本国内活跃着43000多名医药代表,平均每名日本执业医师每年至少要接听450个由这些医药代表打来的“推销电话”,故日本***市场犹如脱缰之马迅猛发展。有日本媒体报道,20年前(1988年),日本国内***类药品的总销售额仅为17亿美元,而21世纪后,该国每年销售的***产品就高达70亿~80亿美元,其中头孢菌素类注射剂就占了71%。

  相比之下,美国和西欧各国虽然同为制药强国,而头孢菌素注射剂销量仅占其***类药品的24%~55%。其中的原因,就是日本市场上销售的所有头孢菌素注射剂基本上为本国制药公司所生产,而医药代表提供的丰厚回扣,是日本医生乐意为病人开“大**”的一大“原动力”。

  美国:环丙沙星成“明星”

  美国虽然是世界上药政管理*严格的西方国家,但也存在***滥用问题。尽管从总体上看,美国并非是滥用***情况*严重的西方国家,但令人不解是,该国市场上某些喹诺酮类***产品销售数量远比其他国家要高,环丙沙星即为一例。该药似乎比其他***/****更受美国医生和病人的青睐,目前它已从1989年全美第4大畅销****上升为目前***(****)销量排行榜的第2位。美国仅环丙沙星一只制剂的年销售额即高达2.48亿美元。专家解释其原因为:环丙沙星生产商在美国的市场营销、广告宣传做得较为成功,使它已成为美国妇孺皆知的药品之一。

  由于成功的广告效应,美国人大多知道环丙沙星的大名,并认为它是一只高效、低毒的“万能**药”,能**从腹泻、喉咙肿痛、肺部感染到防止恐怖分子的生化袭击。而在日本市场上销量居首位的头孢菌素注射剂和青霉素注射剂在美国市场上却销路平平,可见,医药代表在幕后的活动决定了某些药品的*终市场销量。

  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刊登过一篇由加州大学几位药理学教授所撰写的文章。文中揭露:目前不要说大众传媒发布的各种药品广告内容严重失实,就连美国一些杰出医学杂志在收取了制药厂商提供的巨额广告费后,同样在做一些华而不实的宣传广告,而这一行为会对经常阅读医学杂志的临床医生产生严重的误导作用,因为只有医生才有开新药的**权。

  世界卫生组织官员认为,制药厂商追逐暴利的本性以及它们与医生之间的勾结,也是造成全球各地大量不合理使用***现象难以得到遏制的根本原因。以门诊中*常见的腹泻为例,本来这类常见病可使用价格低廉的青霉素、四环素类(如强力霉素)以及喹诺酮和磺胺类****进行**。但现在,不少国家的医生动辄使用价格昂贵的新型***来**,如使用头孢菌素注射剂或大环内酯类新药等等,这不仅加重病人的经济负担,而且也造成了***滥用。这其中就是“大**”给医生带来了好处,所以,在新药高回扣诱惑下,“小病大**”现象也就屡见不鲜了。WHO官员认为,无论在发达国家抑或广大发展中国家,***均占不合理用药的首位。而丰厚的回扣则是驱使全球***用药量大增的主要因素。

  印度:仿制药泛滥

  过去20年来,世界各国***用量的剧增,使得国际医药市场***类药品的销售额也逐年“水涨船高”。据国外媒体报道,1993年,国际医药市场***销售额为220亿美元,2000年已达到400亿美元,2007年约为680亿美元,其增长速度十分惊人,仅次于心血管用药。造成***市场畸形繁荣的另一不容忽视因素是仿制药的加盟。例如在印度、南非那样贫困而且人口众多的国家,***仿制药非常受医生和病人的欢迎,主要是其价格低廉。以印度为例,该国政府在30年前即已制订了一项政策:为让广大穷人看得起病,吃得起药而大力扶持本国***仿制药的生产。故此后的几十年里,印度***仿制药“国内开花”:印度竟有7.7万只不同品牌的***制剂同时在市场销售,由此创下“世界之*”,而WHO向世界各国卫生部门推荐的常用***制剂只有250只。

  有如此庞大的***仿制药存在,药厂自然要“各找出路”,这样就造成了无论病人是否其病情需要,医生首先给他开***制剂**。当然,印度医生也会从中得到好处。

  而更糟糕的情况是,某些西方国家以“援助不发达国家医疗事业”的名义,将本国已过期或即将到期的***类药品大量输出至不发达国家(如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一些国家)。据媒体揭发:这些即将到期或早已过期的***类药品至少有75只之多,这些过期药已被分发至非洲十几个不发达国家的医院或诊所使用。

  滥用***不仅造成**的浪费和医疗费用支出的成倍增加,更严重的后果是医生不分青红皂白地使用***会引起**耐药现象的发生。*有说服力的例子是,过去几十年来,上市新药的“寿命”似乎越来越短。在20世纪60年代上市的***平均每只寿命都有十几年,而90年代后上市的新***往往用不了1~2年,临床即有新的耐药菌株产生的报告,即使在90年代末曾被国际药学界视为是“对付耐药菌株的*后一道防线”的万古霉素,现在早已有了耐药菌株。21世纪以来开发上市的大环内酯类***新产品和全合成**新药口恶唑烷酮等同样难逃万古霉素的命运。

  有鉴于此,世界卫生组织已在全球30个国家的150家医学实验室建立了世界性耐药菌株监测网,以期及时发现和跟踪世界各地**耐药情况。世界卫生组织官员指出:由于不合理使用***,每年给世界各国所造成的经济损失达60亿美元以上,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但WHO官员也承认:由于厂商追逐利润的本性以及厂/医之间早已结成牢固的“利益链”,在要想完全杜绝不合理使用***是近期不可能达到的目标。目前惟一能做的是,呼吁各国医疗部门加强对医生的教育,尽量降低“非必须***使用”的**频率。